快捷搜索:  as

NBA拉拉队火辣光鲜但她们遭遇的苦涩难以想象

  

NBA拉拉队火辣光鲜但她们遭遇的苦涩难以想象

  前爵士拉拉队员西尼说,“有一次球队在感恩节称重,好多队员都因为体重超标而离队,后来我甚至因为减肥得了厌食症。” 雅虎采访到了一些拉拉队员,有三位姑娘表示她们每场比赛可以拿到50美元,有一位说她可以挣65美元,另外有三位队员,说自己每次训练结束后只能拿到25美元,还有队员说“这份工作的报酬仅仅够给汽车加油的。” 得了厌食症的西尼因为待遇太差,花费了很多时间去寻找其他兼职,最终却被爵士开除,但她并不为离开球队而惋惜。 一位独行侠队的新闻发言人表示,早在几年前,独行侠就已经取消了对体重过于苛刻的限制。 老巴斯最初的用意,要把NBA由一个体育赛事升级为一场“秀”,而好身材的舞者最能符合过去那个时代的审美,也被看作是这次升级的不二法门。 2010年-2014年在勇士队跳舞的丽萨,现在已经站出来反对这样的标准,认为NBA球队对于拉拉队员身材的要求已经过时了,“为什么我们必须穿着泳衣来参加海选,为什么我们不能正常地跳舞?” 劳伦因为待遇问题“反抗”过,她曾经对雄鹿队提起诉讼,指控队员们获得的报酬在去掉例如美甲等必要的美容费用之后,实际每小时仅得到3到4美元。 当然,她们也会经历严格的训练,“每个赛季开始前,我们会提前至少半个月开始训练,为新赛季准备10多支舞蹈,开场、节间或者暂停期间的舞蹈都是不同的。” 不仅是收入低,一半以上的队员在签约时都看到这样的条款:这是一份兼职工作,但工作量又是全职的。 和劳伦被直接勒令减重相比,曾经在马刺队跳舞的阿兰娜或许一定程度上被“仁慈”对待,但她感受到的却是无声的羞辱。 那段在雄鹿队做拉拉队员的日子,留给劳伦印象最深刻的,不是那一个个球星的身影,而是清洁间里一排排的柜子,封闭压抑的空间,那是她的梦魇。 拉拉队员热身、训练和表演都应属于全日制的工作,但按照队员们的说法,他们并没有获得劳工法规定的应有的底薪,从性质上来说,这是违法的。 前独行侠队的拉拉队员凯瑟琳还透露了一个令人震惊的细节:有一位队友为了控制体重,长期把吃下的东西吐出来,最后竟然昏迷在浴室。 “这份工作让我受到了太多的折磨,我感觉自己已经崩溃了,现在我要重新去寻找自己。” 但该队员同时也说,节食完全是自我要求,“爱美的女生自己也就这么要求自己,并不需要被强迫,毕竟当初进队的时候,就是因为非常热爱舞蹈,我希望把自己最美的一面展示出来。” 一位山东男篮的拉拉队长也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“每个赛季不只10支舞蹈,我们还会随着赛程的推进,逐渐增加舞蹈。” 每一场比赛开始前,劳伦都要被教练安排在清洁间反思,“我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,反思自己有没有用尽全力在减肥。” 其中的体型测验,球队会给来参加海选的女孩同一套舞蹈动作,让她们身穿类似比基尼一样的舞衣跳舞,评委最后选出身材较好的舞者。 NBA的拉拉队文化最早源于20世纪1970年代,由湖人老板杰里·巴斯创建。杰里·巴斯的女儿很早就说过,“我父亲一开始就明白,增加湖人队的吸引力不仅要靠体育,娱乐同样至关重要。” 在雄鹿队主场球馆一角的清洁间内,拉拉队教练每天在这里给队员们训话,勒令队员减重,这一度成为队员劳伦的噩梦。 不过,这绝不是NBA拉拉队的常态。每个比赛日,在30个不同的球馆内,约600名身材曼妙的拉拉队女郎随音乐热舞,她们神秘而美丽,吸引无数球迷的目光。 但是拉拉队员的抗争并没有线名队员透露,她们被强制要求在全年的慈善活动上免费表演。 40多年的历史进程,NBA拉拉队员的选拔标准基本没变。在海选阶段,球队会设置体型测验和面试等。 在15位接受雅虎采访的拉拉队员中,9位都表示她们曾经因为体重而被警告,她们只能想一些极端的办法来减重,比如在称重前夕不吃东西,或者只吃流食,甚至吃泻药等等。 至于报酬,2019年非洲国家杯足球赛门票正式开售,由于国内目前的拉拉队员基本是兼职,队员们都有着自己的工作,比如教师、空姐,还有的是学生,“我们都是因为热爱舞蹈聚在一起,从来没有考虑过靠它挣钱,真要说有多少报酬,可能也就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吃饭吧。” “球队和拉拉队签订的合同确实是有关于体重的,要求拉拉队员的体重不能超过标准体重5磅。但现在,我们已经不再执着于这种过时的要求。” “我穿的衣服大小可能是6号,但是球队会发给我2到4号大小的服装,然后,祝我好运。” 连续两年参与了CBA全明星周末演出的一位拉拉队员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“从早上彩排开始,到演出走场,到配合赞助商的活动,一直要忙到半夜,根本没有时间吃饭。” 她还补充说,“女孩子们很不容易,即便是生理期,在场上下腰、劈叉的动作也都要照做,并且要拿出最好的状态。” 劳伦回忆,当教练认为她的体重有问题时,就会让她穿上拉拉队服,然后在全队面前进行“微动测试”,“她会指着我臀部或者腹部的赘肉说,明天减掉5磅。” 无数女孩把成为NBA拉拉队员作为梦想,麦迪逊就是其中之一。但当她因为在爵士队减肥不顺利而来到尼克斯队,她才发现,联盟中几乎所有的球队对拉拉队员的体重要求都很严苛。 近日的休斯敦火箭主场,就有这样一支特殊的拉拉队,阿姨们穿着宽大的服装、迈着简单的舞步,把赛场变成了广场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