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as

正值盛年的世界冠军是怎样混到俄超德丙的

  

正值盛年的世界冠军是怎样混到俄超德丙的

  对于重返德国队的线岁的许尔勒已看清现实,“这不是我的基本目标,但谁知道呢?我必须先把自己做好,重新变得快乐,找回自己的踢球方式。”

  多特蒙德系的倒霉蛋可不止许尔勒。2014世界杯,德国队共有5名球员没有出场记录,除第三门将齐勒外,魏登费勒、金特尔、杜尔姆、格罗斯克罗伊茨均为多特球员。这当中,后两者也于今夏改换门庭。

  赫韦德斯与沙尔克的缘分停留在了240场德甲,他为矿工带来了12个联赛入球,并在2011年率队捧起德国杯。对中卫而言,今年30岁的赫韦德斯正处于黄金年龄。只要身体健康,他完全可以像库兰伊那般,在俄超成为招牌级球星。只是,1年多前,谁也不曾想到,他与皇家蓝曾经坚不可摧的关系,会以如此方式了断。

  上周,沙尔克04前功勋队长赫韦德斯正式脱下了身着17年的皇家蓝战袍,以500万欧元的身价远走俄超,加盟莫斯科火车头。这个夏天,赫韦德斯一度面临下家难觅、无球可踢的状况。

  “矿花”不仅主力位置不保,还失去了诺伊尔离开后便一直佩戴的队长袖标。一片狼藉中,这位2014世界杯为德国队打满全部7场比赛的功勋球员,匆忙租借加盟意甲尤文图斯。

  许尔勒近年停滞不前,甚至有所倒退,连续不断的小伤小病确实有影响。但更重要的是,无论在德国队还是俱乐部,他都无法连续交出满意答卷,无法与队友处于同一节奏。他的踢法过于依赖速度和蛮力,踢球方式始终未能丰富。对于边锋这一位置,如果只吃老本,被淘汰是必然的。

  如果说杜尔姆这些年遭遇的是天灾,那格罗斯克罗伊茨的堕落,可谓自己亲手酿造的人祸。

  在意大利,赫韦德斯遭遇黑色一年,频繁伤病使其只有3次意甲出场,远无法达到尤文执行买断的场数。斑马军团最终只愿付出400万欧元留人,这对沙尔克和赫韦德斯本人都是耻辱性报价,暂返沙尔克成了唯一选择。

  曾经的希望之星杜尔姆,由于膝伤等严重伤病,近3年只有27次德甲出场。去年夏天,这名边后卫本已接近加盟前多特U19队主帅汉内斯·沃尔夫执掌的斯图加特,但最终没有通过体检。上赛季,杜尔姆因伤干脆没能代表多特参加任何正式比赛,也印证了体检的消极结果。

  莫斯科火车头是上季俄超冠军,本季直通欧冠小组赛。对赫韦德斯而言,虽然被迫离开主流联赛,但火车头已是较为体面的归宿。在那里,他将与老队友法尔范相聚。职业生涯中,赫韦德斯共与秘鲁人并肩战斗185场,是共事最多的队友。接下来,这一数字将继续扩大。

  与赫韦德斯相比,许尔勒虽不是2014世界杯冠军队的主力成员,但他6次替补出场奉献3球2助攻,贡献绝不少于火车头新援。没有许尔勒在1/8决赛对阵阿尔及利亚的传射建功,以及决赛对阵阿根廷为好友格策送上的绝杀助攻,日耳曼人未必能站上最高领奖台。然而,“超级替补”恐怕就是“许三多”的生涯巅峰。世界杯后,无论在切尔西、沃尔夫斯堡还是多特蒙德,他都是高薪低能的代表。

  最终,沙尔克老熟人施托费尔斯豪斯前来搭救。此人曾在沙尔克任职多年,现担任莫斯科火车头体育主管。他不仅解救了窘境中的赫韦德斯,也为老东家省下了矿花两年总计800万的不菲年薪。

  杜尔姆如今也才26岁,没能出人头地纯粹是伤病作祟。德甲总出场64次,贡献2球7助攻,对于一名年轻边卫,并不是一份坏的成绩单。

  不难看出,许尔勒之于多特,俨然是个包袱。来到多特2年,许尔勒由于状态和伤病等原因,德甲出场仅33次,贡献3球10助攻。以多特队史最高身价3000万欧元的标准来衡量,实在寒碜了些。

  曾经驰骋于欧冠决赛,如今为了乙级席位踢球,格罗斯克罗伊茨的陨落令人扼腕。

  无独有偶,2014世界杯冠军阵中,还有3名曾经荣光的球星也面临相似尴尬——许尔勒、杜尔姆和格罗斯克罗伊茨都找到了各自下家,但这些球队都是足坛的边缘角色,或是主流联赛弱旅,或是二流联赛球队,或是混迹于第三级联赛。这4位球员,最年长的不过30岁,最年轻的仅26岁,落到这步田地令人唏嘘不已。

  去年夏天,少帅泰代斯科入主沙尔克。德甲尚未开赛,少帅便下了猛药,对赫韦德斯明示:你的风格不适合我的体系,所以你需要和别人竞争上岗。泰帅的三中卫体系中,神塔纳尔多当仁不让地占据居中位置,左脚将纳斯塔西奇对于左中卫有天然优势,而相比更为年轻的克雷尔和斯坦布利,赫韦德斯在身体和出球方面也没有优势。

  多特清洗许尔勒的愿望有多强?在俱乐部迟迟未能在中锋位置找到巴舒亚伊替身的情况下,体育主管佐尔克仍明确表示:我们不认为许尔勒是中锋位置的人选。许尔勒本已随同多特前往美国进行热身,得知富勒姆对其感兴趣后,多特随即放他回欧洲谈判。

  这四名2014年世界冠军成员,最年长的不过30岁,最年轻的只有26岁,可他们现在的处境都十分惨淡。

  在2014世界杯前的那个赛季,杜尔姆确实展现了天赋,也在欧冠淘汰赛奉献过精彩演出。对阵皇马的1/4决赛次回合,杜尔姆的防守令对位的贝尔无计可施,无论速度还是灵活性皆不落于下风。在那个基米希尚未走上前台的年代,被克洛普改造成边卫且左右通吃的杜尔姆,一度被视为拉姆的接班人。

  今年夏天,杜尔姆终于恢复健康,但在转会问题上却又出了状况。本来,他已与英超哈德斯菲尔德基本达成共识,后因其过高的工资要求未能立刻签约。还好,双方最后谈妥了经济条件,杜尔姆获得了一份1+1合同。能够得到英超的橄榄枝,杜尔姆要感谢另一位多特系教练的厚爱,那就是前多特二队主帅戴维·瓦格纳,两人曾于多特二队合作过32场比赛,那时,杜尔姆还主要踢前锋呢……

  从2014世界杯前,在柏林酒店大堂内小便,到转会土耳其后犯了思乡病,再到斯图加特时期带着年轻球员鬼混,本就天赋平平的“大十字”在和多特经历几年成功后,变得忘乎所以。上赛季还没打完,德乙球队达姆施塔特便通知这位世界冠军,他并不在主帅迪尔克·舒斯特尔的未来计划当中,可以另谋高就了。

  许尔勒此前已经历4次大转会,合计转会费达到9250万。今夏只需区区750万,他就能成为首位转会费破亿的德国人,但他的下家富勒姆只愿为其付出2年总计40万的租借费,而且没有优先购买权,更没有买断义务,即使这样,多特蒙德高层依然应允完成交易。为什么?因为黄黑由此剩下了足足1400万的薪水!

  对于杜尔姆,昔日恩师给予极高评价:“将他这般能力的球员带到哈镇,这不是每天都能发生的事情。他是世界冠军,也在最高舞台上证明过自己,所以他能加盟是超棒的一天。”

  出人意料的是,“大十字”加盟了刚刚升入德丙的乌丁根,刷新了下限。这支球队的前身是拜耳乌丁根,曾在德甲征战多个赛季。但两年前,虎落平阳的他们还混迹第5级联赛,俄罗斯人普罗马雷夫入主后,俱乐部实现了两连跳。

  对于时隔3年半重返英超赛场,许尔勒表示:“我想离开德国,给自己和家庭更多的安静和和谐,因此我要尝试新东西。”看起来,多特蒙德和许尔勒双方对于这段不成功的合作,都已经丧失了最后一丝信心。

  “大十字”透露,加盟乌丁根后,克洛普与他取得了联系:“他祝贺了我,并告诉我,我需要加油了。”格罗斯克罗伊茨与乌丁根签下了3年合约,年限之长在德丙极为罕见。“大十字”和俄罗斯人有着共同目标,即早日升上更高级别联赛,“我和乌丁根签了3年,至少也要升一次级吧。”

  俄罗斯商人花了35万的白菜价,将“大十字”带回了德国西部。乌丁根所在城市克雷菲尔德,距离“大十字”老家多特蒙德只有1个多小时车程,对于添丁不久的他也是利好。就这样,年仅30岁的格罗斯克罗伊茨书写了历史,成为德丙历史上第一位世界冠军。

  7月沙尔克中国行,赫韦德斯并未随队前往,泰代斯科信号再明确不过:矿花仍然很难获得机会。世界杯期间,曾传出斯图加特和升班马杜塞尔多夫对赫韦德斯感兴趣,但前者更多将赫韦德斯视为帕瓦尔的替代品,目前,法国新星未来尚无定论,沙尔克队长不可能无休止等待。杜塞财政能力极为有限,签下赫韦德斯更像天方夜谭。

  2015年夏天,随着恩师克洛普离开多特蒙德,“大十字”也开始了颠沛流离。3年工夫,他已经换了5支球队。格罗斯克罗伊茨本就技术较为粗糙,在球场上更多仰仗精神属性,如今不但没了年轻时初生牛犊的锐气,也没能在技术层面提高。即便在德乙,人们也鲜能看到他高人一筹的实力,更别说与世界冠军头衔联系在一起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